当前位置:主页 > 新知 >

视频摄制: 见习记者 许佳奇 王木者 司一涵

新知|垃圾分类,“无废城市”第一步

虹口区嘉兴路街道“宇泰景苑”小区的垃圾分类宣传墙。新华社记者 方 喆摄

“你是什么垃圾?”很快,这一时尚的日常问候将不再是上海市民的专属。

此前,住建部公布将在全国46个重点城市推行垃圾分类。目前,除上海外,北京、太原、长春、杭州、宁波、广州、宜春、银川等城市也已出台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确将垃圾分类纳入法治框架。

垃圾分类,人们在调侃自己“手忙脚乱”的同时,心中也有诸多问号:垃圾分类能否破解“垃圾围城”之困?“物以类聚”将给垃圾处理带来哪些便利?推行垃圾分类,会为城市发展塑造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新知|垃圾分类,“无废城市”第一步

重庆市九龙坡区二郎街道钢球小区的生活垃圾定时定点分类投放点,重庆市环卫集团的垃圾分类巡检员卢兴(右一)在为居民提供垃圾分类咨询服务。新华社记者 刘 潺摄

垃圾分类

破解“垃圾围城”之困

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明确实行垃圾定时定点分类投放,并将对垃圾分类不到位、拒不改正的单位和个人开出罚单。

“硬约束”上线首周,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共出动城管执法人员18600人次,开展垃圾分类执法检查10100次,开出罚单199张。

垃圾分类为何变得如此“严苛”?

“这要从城市居民强劲的垃圾制造能力说起。”河北科技大学固体废弃物资源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韩永辉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城市规模扩大和人口不断增长,生活垃圾产生量与日俱增。特别是近年来生活垃圾的规模越来越大、品类也越来越多,且难以自行降解,已成为大城市面临的重大环境问题之一,不仅与人类抢地盘、争空间,更严重影响了人们的生产、生活和健康。”

据报道,早在2013年,全国城市生活垃圾的清运量就已达1.73亿吨,如果堆在一起,可以堆出500多座百层高楼;广州产生的生活垃圾两天不处理就能堆到香港;北京每天产生的垃圾,如果用2.5吨的卡车装载,能从天安门一直排到廊坊……

如何破解“垃圾围城”之困?

“汲取他国的先进经验,我们逐渐意识到‘分类’对于垃圾回收处理和循环利用的重要价值。例如,各类纸张、塑料制品、金属易拉罐、玻璃、旧衣物等,经过不同的处理工序后都能再次获得‘新生’。”韩永辉说,而这也是人们将垃圾称为“放错地方的资源”的原因。

在许多人眼中,上海正在经历的“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来得似乎有些突然。仿佛一夜间,有关怎样扔垃圾的“段子”“攻略”“神曲”就刷爆了大家的“朋友圈”。

“事实上,垃圾分类在我国早就开始实施。”韩永辉说,“从2000年开始,垃圾分类工作已在一些地方进行试点,到目前,正由点及面逐步推进。垃圾分类已经从日常生活中的‘选做题’变为了‘必答题’。”

然而,随着垃圾分类陆续步入“强制时代”,人们发现各地垃圾分类的标准似乎并不统一。比

如,上海市规定垃圾分为湿垃圾、干垃圾、可回收物、有害垃圾,而北京市则分为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及可回收物。

“叫法很多时候是根据习惯来的。”在河北绿色永续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陆云丽看来,虽然在分类称谓上有所不同,但上海的“湿垃圾”和“干垃圾”其实大体对应了北京的“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所涵盖的垃圾种类并没有太大差异,“在强制垃圾分类的起步阶段,大家不必为此过度纠结。”

专家认为,学习上海经验,不是机械地照搬、照抄其垃圾分类标准和规则,更不能在处罚力度上比狠,“只有大家都提高认知、形成共识,从自己做起、从小事做起,我们共同生活的家园才会更美好。”

干湿分离

提高垃圾处理效率

“猪骨头是干垃圾,鸡骨头却是湿垃圾;小龙虾壳是湿垃圾,螃蟹壳却是干垃圾;玉米粒是湿垃圾,玉米皮竟然是干垃圾”……在上海推行的强制垃圾分类中,新划出的“湿垃圾”成功“逼疯”了当地居民。

餐桌上的垃圾为何如此“受重视”?

“在我国,厨余垃圾约占我国生活垃圾总量的30%至60%,这些高水分的残羹剩饭、腐烂水果和蔬菜,给垃圾处理带来了诸多困难。”陆云丽说,当前,我国正在推行的强制垃圾分类,除了要考虑资源的回收利用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希望通过垃圾分类来减轻终端的处置压力。因此,从源头上把日常生活中大量的厨余垃圾“拣”出来,成了此次垃圾分类中新提出的一项重点任务。

这些被倒掉的剩菜剩饭“危害”究竟有多大?

在专家看来,不同地区因生活习惯、饮食习惯等不同,厨余垃圾的组分、性质和数量也有较为明显的差异,但总体来说仍有许多共通点——